English|阿拉伯语|日本語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主页 > 民声 > 记者追踪 >

总裁不要弄疼我 深入丝衫隔着内裤磨擦着她

2018-04-08 12:51   来源:未知

她蓝色的睡衣在她每次翻身时会撩起,想想前一秒还在说叫总裁不要弄疼我,现在明显是已经瘫软了...睡梦中的她都还不忘记勾引我一番!大腿也完全露出来。我用手抬起,睡衣的衣摆更撩起,女人成孰的下腹部暴露在我的视野里,回想今晚我们的冲刺...我第一次冲了出来,这个时刻女人是最美丽的,没有顾及的思想,就好象纯洁的灵魂一样,用火焰燃烧着自己...

在公司做了这么几年总裁,身边可以说全是各型各色的女人围绕!但是我唯独只想得到她,想和她无尽的缠绵…她是位年轻漂亮的秘书,只是想不到她已经结婚了,她大约27岁左右,可以算是少妇了,不过我还是喜欢称呼她为倩。她有着高挑的身材,染着紫红色长长的披肩发,身材丰满曼妙,尤其是在我为秘书专门准备的制服下,完美的讲他的身材衬托得很好…要不是已经结婚,我肯定会马上展开猛烈地攻击!

首先来说说我准备的秘书制服是什么样的好吧!上班必须穿着V领的白色衬衫,陈一口子必须开三颗,她对我的要求毫无怨言,常常让我占足了便宜!她修长结实的大腿经常配上黑色的丝袜,紧绷高翘的臀部隔着短裙就能想象里面的样子,饱满的胸部高高地挺立着。我注意观察她有很长时间了,平时只是见面打个招呼,我习惯的称她倩。她的老公是个工作狂,平时开车上下班,而且很少回家,估计是个老板吧。

平时大多时间都是她自己在家,应该很寂寞吧。她在我心中是个完美的女神,我一直寻找接近她的机会…… 倩平时下班后,回家时我都留心听着,高跟鞋踩踏楼梯的声音是那样的清脆悦耳,她平时一身工作装,举止幽雅迷人。为了更好的照顾到她,我甚至把他们小区楼顶上的要曾给租下来了!她每次回家都会有个习惯,就是回家的时候把自己面前的衣服扣好,我家住在楼的最高一层…每次经过她家门口,我都我魂不守舍,总想亲眼目睹一下倩裸体时的样子。

她的红唇总是会让我浮想联翩,微启的唇齿…我会幻想倩被我干时的样子…平时的“倩”温柔动人,我每次和她说话都会不好意思,但是她的声音无时不刻都在牵动着我的心…机会终于被我等到了…周末天我独自在家,出门扔垃圾回来大门竟然被锁上了,我又没拿钥匙。大热天,我光着膀子穿着短裤不知如何是好,这样子上街去有点不雅观…正在发愁的时候,听到倩上楼的声音。

估计刚才是才从外面回家。我窘迫得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,被我爱慕的女人看到这身打扮像个什么样子…由于在最高层,真是进退两难啊…就这样“倩”出现在我的面前… “怎么了?为什么在门口站着?” 倩关心地问。“啊,我刚去扔垃圾,回来后门被锁上了,进不去了”我不好意思的说。 “这样吧,你先来我家,等家人回来后好了”。就真样,我阴错阳差地抓住了机遇…为我今后的生活开了个头。

房间里只有我们两个人,刚开始我一直有些紧张,再加上兴奋引起的情绪激动。 “你看会儿电视,天气太热了,我去洗个澡凉快一下”。因为平时的相敬如宾,秘书对我完全没有防备之意!电视机被打开了…我疯狂地搜索着无聊的电视节目,眼睛却望着浴室的方向,心里更是汹涌澎湃,我暗想:这真是个天赐的机会,我要好好把握,加上这里只有我们两个,要不要直接进浴室去挑逗她,我真是精虫灌脑,满脑子淫心邪念。

可是,浴室里莲蓬头放出的热水足以洗掉了一天的疲劳,秘书洁白凹凸的胴体散发出诱人的气息,我幻想着她正在浴室自慰,纤纤玉手揉捏着洁白的胸,坚硬的挺着,洗澡水从上往下的淋着,她正用喷头磨擦着…娇滴滴地浪叫…想着想着姐姐冲完澡回来了,体香散布在整个空气中,好香啊…她光着脚站在我面前,身上只穿了件很单薄了蓝色睡衣,里面好象就剩了条内裤,浑圆的大腿几乎全部暴露出来,圆鼓鼓的双峰支撑着睡衣。身上的水蒸汽还在冒着,脸也被蒸得有些红润。看得我小弟弟很快就勃起了,真受不了,这难道是诱惑我吗? “天气太热,你要不要也冲个凉”? “谢谢,还是不麻烦了”。我激动地说简单的聊了几句后,姐姐从冰箱拿出了两瓶冰啤酒给我。 “那就喝点水解解热吧,这种鬼天气,真受不了,我陪你一起喝”说完她便给我倒上了一杯。时间悄然的过去了,脑子里邪恶的念头一直占据着我的心,而且加上啤酒的冲击,现在这念头越来越强烈,只是还欠缺点勇气。

姐姐的脸已经微微发红,我们边聊天边观看电视节目。这时,在画面中出现了一男一女正在接吻的镜头,我焦躁不安,借着酒劲我把手放在姐姐的大腿上开始抚摩,她当时吓了一跳,问我这是干什么。我不说话,慢慢用手伸向丝衫里面,隔着内裤磨擦着她,她试图推开我的手,我一不做二不休,用身体把她压在床上,手快速不停地抚摩着她的下体,她想喊叫,我用嘴堵住了她的迷人小嘴,在手指激烈的磨擦下,她的内裤很快就…

我们拼命地吻着…我们从喉咙里发出轻微的哼声。看来是酒劲对她也起了作用,我一把扯下她湿漉漉的内裤,挑逗着她。吸吮着,那感觉说不出的美妙,接着会进入更加美妙的瞬间…我解开她的睡衣,向两边分开,两大个又白又嫩赫然出现在我眼前,高耸,粉晕,看得我口水直流,毫不犹豫的咬上去,不知是我用力过大,还是那里太过敏感,她“啊”地叫出声来。 “我咬痛你了吗?对不起?”我坏坏地说。是啊,总裁不要弄疼我了…

    编辑:admin

相关阅读

首页 国内旅游 西部资讯 网络资讯 国外旅游 国际新闻 网上游戏 娱乐 fifa casino 体育 彩票 戒赌 皇冠 新闻 财经 民声 健康

中国西部资讯网:立足西部,远望世界!

Copyright (C) 1996-2016 中国西部资讯网